當前的位置: 首頁
> 三農業務 > 產業化
蹲點調查|蘋果紅了,產業如何更“紅”
發布日期:2021-08-30 15:47 訪問次數:

立秋以后,“嘎啦”等早熟蘋果品種開始陸續上市。去年采摘入冷庫儲存的蘋果,也在陸續清庫。當前,蘋果產業發展還面臨哪些挑戰?記者赴山東省幾個蘋果主產區,展開蹲點調查。

差果便宜無人收,好果貴也不愁賣

棲霞果農閻保光今年67歲,老伴兒邴秀英今年65歲,家里12畝地種植的是蘋果。

8月28日下午,老閻接到冷庫電話,自家蘋果基本全部賣完。一般冷庫蘋果收購價是1元左右,早熟蘋果下來后,冷庫蘋果更不好賣。為了盡快出售,老閻最終把蘋果以每斤0.8元的價格賣了出去。

老閻介紹,2018年行情好,那一年秋季采摘的蘋果儲存到2019年能賣到每斤6元以上的高價。2019年秋季,蘋果價格開始下降,當年采摘的蘋果每斤能賣2元多,儲存在冷庫里到2020年就只能賣到1.5元左右。2020年秋季成熟的蘋果采摘時每斤2元左右,存庫蘋果到今年夏天只能賣到每斤0.8元左右了。

老閻給記者算了一筆賬:經營果園最大的成本是人工開支,套袋是人工開支的最主要部分,套袋人工費為每個蘋果1角錢,摘袋費為每個蘋果5分錢,紙袋價格為5分錢,按照3個蘋果一斤計算,一斤蘋果僅套袋成本就是6角錢。種植蘋果是一項非常辛苦的工作,一年到頭要經歷剪枝、澆水、施肥、刮皮、疏花疏果、套袋、摘袋、掐葉、轉果、鋪反光膜、采摘、遴選分級、售賣等十多個環節。老閻說,他每天一早就開始忙活,到天黑才回來。一年下來,人工花費得2萬多元。除了人工費用,儲存費用也不菲,今年的冷庫儲存價為每斤3角錢。這樣一來,每斤蘋果僅套袋費用和儲存成本就有9角錢。按照每斤蘋果8角的價格來看,今年賠了。

有27年蘋果銷售經驗的棲霞果商閻學龍介紹,到今年5月底的時候,當地周邊還有40%蘋果存庫,高于往年。他估計,今年蘋果漲價空間不大,即使有也只有優質蘋果才有漲價可能。

但對于品質較好的蘋果,尤其是高端蘋果,又呈現出另一種行情。

龍口市南村果業是一家專注高端蘋果種植銷售的企業,邵剛是負責人。去年蘋果收獲季他開出7.3元的高價收購高端蘋果。“我只要最好的蘋果,全紅的,沒有一點瑕疵的,個頭必須在90毫米以上。”邵剛收果的價格高,但一點不愁賣。“只要有好果,有多少我能賣多少,最多時一年能收3000噸優質果。”邵剛收購的高端果主要銷往北京、上海、廣州等地的大超市,“蘋果到了大城市,就是按個賣了,一個蘋果高的能賣20塊錢。”

邵剛除了做蘋果銷售,還培育蘋果苗木。他培育的“紫弘”蘋果苗木在煙臺地區很受歡迎。蓬萊果農呂忠啟家里有5畝地,種的都是“紫弘”苗木,邵剛每年為他免費提供有機肥和技術指導。“老呂的優質果率能達到90%以上,我按6-7元的價格收購,他每年種果純收入都在20萬元以上。”邵剛說。與之相比,閻保光家果園的優質果率只有20%-30%,正常年景純收入也就1萬元,差距明顯。

記者調查發現,不同地區的蘋果行情有區別。蘋果價格與品種、質量、品相、果農的管理密切相關,品質好的蘋果貴也不愁賣,品質不好的蘋果便宜也沒有人愿意收。

“三老”遇上“西來的挑戰”

山東省現有蘋果400萬畝,其中煙臺蘋果有280萬畝左右,產量575萬噸。據煙臺市農業農村局提供的數據,2020-2021年度煙臺蘋果入庫量為385萬噸,同比增長11.2%,入庫率為67%。

煙臺市農業農村局副局長吳晨光介紹,蘋果庫存高于正常年份主要有兩個原因:一是2020-2021年度蘋果季,經銷商對西部地區蘋果減產預期較高,大量經銷商涌入煙臺搶購蘋果,直接推動采摘季蘋果收購價上漲,果農出現惜售行為,導致庫存增加;二是從年后至今,經銷商看到蘋果價格高銷售慢,都在出售自存蘋果,自存蘋果銷售完才會調動銷售果農自存蘋果,造成果農自存蘋果出貨量減少。

記者調查發現,蘋果高庫存還有更多原因,最主要的便是當前蘋果產業面臨的“樹老、品種老、人老”的“三老”問題。

目前,煙臺果農的蘋果樹大多是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栽種的,至今已有三四十年的歷史。閻保光家的12畝果園中,2畝種的是條紋富士,樹齡已經有37年;8畝種的是“首富”蘋果,樹齡29年;“甘紅”蘋果2畝,樹齡8年。條紋富士和“首富”蘋果樹齡太久,品種太老,口感和品質沒有競爭力。

相比樹齡老、品種老的難題,從業人員老齡化的問題更為關鍵。當前,煙臺果農的平均年齡在50歲以上。龍口市農業農村局提供的數據顯示,龍口市果農主要包含兩類:一類以老人為主,60歲以上占比達到70%;另一類以進城務工中年人為主,蘋果管理僅為副業,缺乏為蘋果更新換代的動力。

煙臺沃森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蘋果服務公司。這家公司的銷售總監司元輝,長年在農村為果農上課,教授蘋果管理技能。他舉了一個例子:“每次上課前,我會大致統計一下果農年齡,當我說60歲以上舉手時,整個課堂嘩一下手全舉起來了。”司元輝說,“果樹更新是需要投入大筆資金的,新栽的樹苗會有至少3年的真空期,這段時間不能掛果,沒有收益。對高齡果農而言,維持現狀都不容易,更不要提花費錢和精力去進行果樹的更新換代了。”

閻學龍認為,“三老”問題和蘋果低價已經形成了一個閉環循環。樹老、品種老,品質就不好;品質不好就賣不上好價格;賣不上好價格就無法保證水、肥、管理的投入。而蘋果是高度依賴管理技術和水肥投入的產業,一畝地投入4000元和投入2000元的產出有天壤之別。沒有投入就沒法更新換代、提高品質。尤其對年紀大的果農來說,讓他們主動去更新換代、加大投入更加困難。

因為這種“循環”,閻保光已經起了放棄的心思:“一是價格不行。二是實在干不動了。明年老伴兒還要進城帶孫子。”閻保光的情況并非個例。

除了“三老”問題,蘋果產業還面臨著“西來的挑戰”。近年來,新疆、甘肅、陜西等地的蘋果發展迅速,對山東省蘋果產業也造成了一定的沖擊。

根據中國蘋果產業協會官方網站公開信息,2020年全國蘋果種植面積在3000萬畝以上,產量4050萬噸左右。1952年蘋果產量在全國果品中占有比重僅為4.83%,到2020年則提高到15%,增長了67.8%,成為各類果品之首。高速增長的蘋果產業讓市場一時難以消化,就出現了低售價、高庫存的情況。

煙臺市蘋果產業協會會長姜中武說,西部蘋果的苗木、技術很多是從煙臺引進的,煙臺的苗木和種植技術仍然全國領先,但由于西部地區海拔高、光照充足、晝夜溫差大等地理因素,使得當地蘋果糖度較高,口感更甜。但糖度并不是衡量蘋果好壞的唯一標準。“糖度高的蘋果不耐儲存。山東蘋果在采摘季摘下后,可以儲存到下一個采摘季,其間絲毫不會改變口感和品質,這是我們山東蘋果的優勢。”

不同產地蘋果的特點,也形成了不同的銷售方式。西部蘋果因為不耐儲存,一般在采摘季會直接售賣。而山東省果農在采摘季往往只會出售一小部分,大部分會入庫保存,以期在第二年清明節以后市面水果缺少的時候賣得高價。“‘西部賣不完,東部好不了’是我們蘋果業的一句行話,果商收果也是自西向東收買,西部地區走得慢,東部今年清庫自然也就跟著慢下來了。”司元輝說。

此外,南方水果涌入也增加了庫存蘋果的銷售壓力。閻學龍說:“隨著物流和種植技術的發展,傳統意義上清明以后的水果空窗期已經基本消失,大量的南方水果涌入市場,蘋果的替代水果更多了。”

新冠肺炎疫情客觀上也造成了庫存蘋果的銷售疲軟。閻學龍介紹,受疫情影響,他的企業蘋果出口量減少了30%-40%。“蘋果出口方向主要是東南亞地區,疫情之后,國外市場的購買力下降導致出口不暢,加劇了蘋果的積壓。”司元輝、邵剛等果商也表示,蘋果出口受疫情影響,是今年庫存蘋果行情不佳的原因之一。

蘋果結好果,技術賦能不可缺

在山東省另一個蘋果主產區沂源縣,“三老”問題同樣存在。沂源縣農業農村局局長鄭繼光說,沂源農民70%的收入來源于林果業,蘋果產業是其中的支柱。

丘陵山區果園,許多是零散果園、非連片果園,改造提升難度不小。沂源縣西里鎮鎮長楊紅玉認為,實現蘋果產業轉型,須做好人才賦能、技術賦能、資本賦能這幾篇文章。特別是面對大量零散果園,抓好技術賦能是較靈活和切實的方式之一。

西里鎮紅源新村是“沂源紅”蘋果發源地,紅頁巖土壤特點讓此地種出的蘋果別具風味。2020年,中國蘋果產業高質量發展大會組織的全國優質蘋果大賽中,紅源新村的“沂源紅”蘋果獲得兩項金獎,一時名震行業。

同樣是老果園、同樣是果農年齡偏大,為何這個村的蘋果售價比周邊村要高,而且還能培育出全國金獎?

記者從該村黨支部書記翟淑來身上找到了一些答案。

翟淑來是個老果農,去年他又多了個新身份——技術能手。去年開始,全鎮選出160個技術能手,在蘋果生長的關鍵節點,如打藥、鋤草、拉枝、修剪、施肥等,由縣、鎮果樹專家培訓,每名技術能手對接十戶左右果農,統一購買化肥農藥,統一行動,統一管理。采摘后由合作社組織統一售賣。

這是西里鎮對目前仍在盛果期的果樹采取的辦法:通過黨組織領辦合作社,合作社對這些果園進行有機肥代替化肥土壤改造,并加裝水肥一體化設備,同時將果園實現技術全托管。相比之下,如果全部砍伐重栽,資金和時間成本很高,果農接受度也比較低。

翟淑來說,果園的改造提升不用農戶出錢,水肥一體化建設縣里每畝補助300-500元,其余的部分以及道路、水電等基礎設施由鎮上多方籌措出資。對于農戶來說,水肥一體化改造使得每年每畝節省3-4個工,當地每個工170元以上;技術托管后合作社統一購買農藥化肥,每畝2700元,如果由個人購買,每畝高達3500元,算下來每畝節省800元。

楊紅玉說,這種模式在沒有改變果園一家一戶權屬的前提下,實現了蘋果生產的標準化。目前,果樹長勢穩定,果型明顯增大,口感提升。

進行技術賦能,不僅是在西里鎮。

張家坡鎮東流泉村的王存剛,是沂源縣果樹技術協會會長、沂源縣三才果品專業合作社理事長,也是沂源縣精心培養的農技“土專家”。王存剛種植果樹已有20多年,在長期果園經營實踐中,總結出郁閉果園改造、品種改良、病蟲害統防統治等實用技術。其中,他發明推廣的“果樹無冬剪管理技術”,不僅使老果園煥發“青春”,還提高了果品質量,讓農戶增產增收,該技術也獲得了國家發明專利。通過新技術改造的果園,全樹內外通風透光,果園全紅果均在90%以上,優質果率達到60%,次果率降低30%以上,減少果園用工30%以上,與整改前對比平均每畝實現凈增收3000元以上,經濟效益顯著。

王存剛創辦的沂源縣三才果品專業合作社,是一家集水果生產、銷售、服務于一體的農民專業合作社。在技術試點推廣的基礎上,合作社累計培育專業技術人員2650余人,全部持有國家人社部門頒發的專項技能證書。他們采取的技術托管模式,主要是各村黨支部負責統計有托管意愿的農戶,合作社組織技術服務隊通過一戶一田、達到集中連片,按農時進行標準化生產管理,并按正常最高市場價收購農戶標準化生產的蘋果。同時,為客商牽線搭橋,提供產、供、銷一條龍服務,所得收益由科技人才服務隊、合作社、技術人員、被托管或流轉的農戶利益共享。

目前,合作社共組建科技人才服務隊280余個,輻射帶動周邊農戶6520多戶。實行的技術托管模式已經托管了5個鎮20余個村、輻射帶動10余萬畝果園,凡是經過技術托管的果園,優質果率均達到了80%以上。

轉型扶持不可少 如何扶持很重要

要想蘋果結出好果,只有技術賦能還遠不夠。吳晨光說:“我們不能和其他地區走一樣的路,不能拼產量、拼價格,必須要拼質量,走一條高質量發展的路。”

問題是,高質量發展的路該如何走?從政府農業部門、蘋果企業,到村里的支部書記、資深果農,大家的意見都很一致——蘋果產業長遠看,必須要走規模化、現代化、產業化的路。

邵剛認為:“現在果農普遍老齡化,蘋果價格又持續走低,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果農棄種蘋果,這就是進行整合、轉型的時機。我判斷未來3到5年,市場上的蘋果必然面臨不足,蘋果產業發展空間巨大。”

嗅覺敏銳的閻學龍,已經開始了規模化的嘗試。他承包了60畝老果園,全部伐老建新改造成了現代化的新果園。他帶領記者參觀了他的果園。新果園采用的是寬行密植的方式,行距4米,株距2.5米,苗木高度基本與人肩部齊平,苗木根部鋪設有滴灌軟管。閻學龍介紹,這樣的樹間距最適合機械作業,樹的高度也方便摘袋、套袋等工作,通過滴灌軟管可以實現一體化的灌溉施肥。“我們果園里的果樹,施肥可以精確到克,澆水可以精確到升。”閻學龍說。

閻學龍的果園,最明顯的優勢是可以顯著降低成本。他說,散戶果農一畝果園的農資成本是3000元左右,而他的果園農資成本在2000元左右。但他同時承認,這種規模化果園的基建成本比較高,一畝地需要3萬元左右。果園建成后,第5年才能回本,第6年才能盈利。一般果農干不起。

龍口市七甲鎮西林家村,則走出了一條黨支部領辦合作社改造老果園的道路。西林家村有1280畝老果園,主要種植作物是蘋果和洋梨。由于果園老化、年輕人大多進城務工,這些老果園大部分都已經撂荒。去年,西林家村“兩委”牽頭,將土地從村民手中以300元一畝的價格流轉至黨支部領辦的正林果蔬合作社,由合作社以“統一出資、集中建設”的形式,進行土地平整、果樹栽植、水肥一體化等配套基礎設施建設,成片連塊打造出300余畝高標準、現代栽培模式示范園,種植“響富”和“黃金維納斯”兩種蘋果。

村黨支部書記林會兵介紹,這些果樹以3-5畝為一個承包單位,面向村內及周邊村果農進行承包,目前已有30多戶果農承包。果農承包前3年不交承包金,從第4年開始,每年每畝交300元承包費。林會兵說,老果園改舊建新,一畝地至少也需要5000元。如果不是龍口市按照每畝2600元的標準對示范園進行補助,他們也建不起這個示范園。

據了解,煙臺市從2020年到2022年,每年安排5000萬元財政資金扶持蘋果產業發展,計劃用3年時間基本完成120萬畝更新升級任務,讓老果園煥發新的生機。

在沂源,果業振興計劃也在大力推進中。沂源計劃3年內水肥一體化總面積達到30萬畝,完成20萬畝蘋果老果園改造提升,以及新發展以“沂源紅”蘋果為主的各類果樹6萬畝。

沂源的做法是建立“1+1+3+12+N”果業振興整體推進模式。其中第一個“1”為沂源縣果業振興領導小組,第二個“1”為山東沂源農業農村發展集團有限公司,“3”為3大中心(縣數字農業農村大數據中心、縣大宗農產品交易中心、縣農村產權交易中心),“12”為各鎮(街道)成立的縣農發集團公司子公司,“N”為各村黨支部領辦合作社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,構建“政府主導、公司運作、融資支撐、合作社經營”四位一體運作模式。

這個模式中,今年6月底成立的沂源縣農發集團,是重要的抓手。縣農發集團總攬全縣果業振興的組織實施和運營管理,同時形成一定規模的資金池,年內實現融資3億元,保障果業振興發展資金需求。縣農發集團鎮(街道)子公司,主要承接縣農發集團對本鎮(街道)的投資,負責本鎮(街道)果業振興項目的風險評估、調研立項、統籌規劃和組織實施。

沂源縣農業農村局副局長王傳信介紹,縣農發集團的定位就是以更靈活的市場方式,進行果業改造提升,并最大讓利給果農。其參與改造的果園,80%以上利潤是給果農。(大眾日報


責任編輯:曲云燕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草莓成年短视频app-草莓视频下载地址-草莓视频看黄下载app安卓